人民观察:骑手合法权益保障还需监管到位

白帆

2020年09月15日08:15  来源:人民网
 

日前,关于外卖骑手安危的话题引发热议,很多质疑声音认为平台压缩配送时间、路线规划不合理、不考虑极端天气等等,矛头直指平台设置的系统。

人民网记者在美团和饿了么的平台发现,“准时率”是衡量骑手“品质”的四大要素之一。在饿了么平台上,一位骑手的页面显示,其准时率为99%,好评率为81%,日均送单38份。另一位骑手的日均送单则达到了59份,准时率98%。与此同时,美团骑手页面虽未显示日均送单量,却提供了平均配送时长,一位准时率为99.02%的美团骑手,其平均配送时长为25分钟。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配送时间并非消费者的硬性要求,平台系统需要合理设置配送时间,骑手只要在预定时间内送达即可。他还指出,平台系统对时间的压缩,主要来自于平台自身的竞争压力。因此,行业需要制定相关的标准,引导行业对此进行更改。

朱巍说道,“平台提供的服务效率基于基础的算法,这个算法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这个算法的时间依据是不是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规则,是不是违反了《劳动法》对人身安全的保障?”此外,在他看来,对这种算法的纠偏不但需要劳动监管部门介入,也需要交管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等综合性的介入管理。

骑手与平台劳动关系不明

据悉,目前国内的骑手群体,主要分为自营骑手和非自营骑手,其中自营骑手与平台直接签约,非自营骑手则通过众包公司或者代理公司进行劳务派遣从而达成就业关系。值得注意的是,在非自营骑手中,平台与骑手之间一般不形成劳动关系,而近几年频频出事的骑手,往往是非自营骑手。

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多起诉讼案例了解到,骑手违规出现的交通事故数量众多,但其中的责任认定却将平台排除在外。在其中一则诉讼中,法院判决指出,被告三快公司(即美团)提供的上海三快智送科技有限公司与易即达公司签订《配送服务合同》,可以认定双方就美团外卖订单配送业务进行合作,由被告易即达公司组建站点,在双方约定的配送区域内进行配送服务及运营工作。此外,判决指出,三快公司不直接支付报酬给配送人员,也不直接对配送人员进行管理,因此认定外卖员与三快公司不存在用工关系。但事故发生时,配送员的确在履行职务行为,故易即达公司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骑手与平台之间,通过这样一份《配送服务合同》撇清关系。然而事实却是,骑手为平台提供配送服务,通过平台接单,也为平台的用户服务,同时平台会从骑手获得的配送费中进行抽佣,并成为平台收入的重要构成。更重要的是,导致骑手出现大量交通违章的,是平台设置的不合理算法系统。

对于此事,上海市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表示,与外卖骑手相关的这些规则由平台制定,消费者在平台下单,商业行为也是通过平台产生的。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保鹏建议,骑手在进行配送业务之前,应尽量签署完善的合同,确立完整的劳动关系,通过这种劳动关系,享受国家对劳动者的保障。他还指出,无论骑手与平台签约还是与众包公司签约,二者都应该对骑手将其中的法律关系和各自的法律风险讲清楚,让骑手了解到自己处在什么样的法律关系之内,谁来缴纳社保,谁来承担社会保障责任。

监管到位可解除劳动保障缺失之危

面对利益,平台的算法从效率出发,忽视了骑手的安全。多位专家业者指出,企业和相关政府机构需要对相关的制度进一步完善,不能只依靠平台自觉。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指出,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休息休假的权利、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的权利、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权利、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提请劳动争议处理的权利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劳动权利。同时,面对用人单位管理人员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等,劳动者也有权拒绝执行。但在骑手面对的现实中,拒绝的权力已经被各种罚款对抵,骑手面对平台的“严格管理”只能铤而走险。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李圣指出,外卖骑手应该属于《劳动法》保护的对象,但目前国内关于劳动者权益保护的相关规定,在新型经济模式出现之后已经不能满足全部群体的需求。他建议,企业需要制造利润,在利己趋势下算法技术变得不是很可靠,还是需要立法部门和政府部门出台相应的行业监管制度,同时还可通过建立行业协会等方式维护骑手的合法权益,帮助骑手维权。

那么,已然成为弱势群体的骑手应该如何保障自身的权益?对此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焦景收表示,劳动人事部门应当加强对骑手群体的劳动者权益保障,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对平台及平台合作配送公司经营活动进行监督管理甚至处罚。加强监督管理,不仅是净化和规范外卖市场的需要,也是以人为本和尊重骑手群体的要求。“我们尊重平台或平台合作的配送公司的经营自主权,但除了自发的行业自治,根据法律法规对外卖行业出现的新情况进行新的立法规制。骑手与平台的法律关系应当更加明晰和确定,骑手在劳动法体系下的‘劳动者’身份应当成为社会共识。”

此外,保障骑手享受应有的保险也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李圣建议,工伤保险与劳动关系脱钩,使众包骑手等非自营骑手能够享受工伤保险,同时也通过社会保险的方式分散这种劳动风险,“这个时候就需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包括行业协会来协调。” 李保鹏则表示,在骑手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应该明确骑手应当享受的各种社保待遇、险种等,尤其是工伤险,也可以增加一些其他的险种予以保障。

(责编:白帆、刘佳)

相关专题